快捷搜索:

全球领先的工业企业Tilray与德国最大的药剂批发

  若不是最近工业被资本市场热炒,外界对工业及其用途也难以了解,这也包括部分医疗领域从业者。

  国外已有部分药企生产并销售含有CBD的相关药物。其实工业中类似CBD的有益成分还有很多。非素族成分,具体来说,需要更为严谨的论证。素族成分的名字都很好记——酚、二酚(CBD)、色酚等,其主要可用于抗癫痫、抗氧化、抗肿瘤等;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介绍,去年6月,

 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建议相关部门展开论证,放开工业在医药、保健品、食品、日化等领域的应用。胡季强表示,我国2017年二酚市场规模为4.48亿元,2013~2017年保持了20%的复合增速,预计2024年国内市场规模将达18亿元。

  CBD的医用价值是它最被看重的地方,一个广为引用的故事是“夏洛特事件”。一名每月发作300次癫痫的儿童,通过服用工业,将癫痫发作次数控制在每个月4次,基本过上了正常孩子的生活。不过,这个故事本身的真实性我们已无法求证。

  其中,但不可忽视的是,一款含CBD的口服药剂终端零售价可高达100美元/g以上。它们功能主要是用于镇痛等。目前,每毫升中含有的CBD越高,则包括黄酮类、其他萜类化合物等,就是实际商用。全球领先的工业企业Tilray与德国最大的药剂批发商之一NOWADAeG合作生产药剂,吉瓦制药生产的Epidiolex成为第一个含有高纯度、植物来源CBD的处方药配方。工业如此火热。

  而在国内,目前主要侧重于应用工业的物理属性——将其根、茎等用于纺织领域,而对其化学属性,提取出的CBD也主要用于出口。

  目前,素有100多种,一个基本标准是,在美国FDA批准下,首先是食品方面,一些业内人士希望能放开工业的部分限制。对其“松绑”依然是一件风险和收益共存的事情,天风证券研报显示,但工业仍是一柄双刃剑,工业包含两种主要成分,CBD类药品价格高昂,工业含有的药用成分并不止CBD一种。价格越高,为此,虽市场空间广阔,看懂理论之后,并与澳大利亚等国的经销商签订了销售协议。我国工业的应用仍较集中于纺织等领域。素族和非素族!

  

  除医用领域外,CBD目前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进展更快,据悉,在食品饮料等行业,已有含CBD的产品问世。

  分析指出,吉瓦制药在净利润不佳的情况下仍受资本青睐,市场多是看中了吉瓦制药的知识产权价值,未来如工业获得更多解禁,这家公司将占据行业制高点。

  一位涉足工业的上市公司高管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按目前的法律法规,我国仍将CBD作为一类毒品在管理。“目前工业只有在云南的5家企业可提取CBD,但提取出的CBD的市场主要在国际上。”据该高管透露,国内对CBD的提取技术已较为成熟,但由于法律限制,国内提取的CBD几乎都被出口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2017年1月,巴西批准了吉瓦制药生产的口服喷雾剂Sativex在巴西销售。在以色列,也有含CBD的药物在售。

  但目前我国还未批准医用的合法化。除云南汉素等少数企业可合法提取CBD外,还没有企业能提取CBD,国内甚至连CBD医用方面的研究机构都很少。更为尴尬的是,对于工业的医用价值,国内医疗界对其了解还不多,多位国内一线医生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就没听说过工业。

  国金证券的研报则写到,工业在医疗领域的应用,主要基于它对神经系统的保护作用。如在抗癫痫方面,CBD可帮助抑制大脑兴奋,降低癫痫发作;在止痛抗炎方面,CBD通过对环氧合酶和脂氧合酶的双重抑制发挥作用,药效强于人们熟知的阿司匹林。

  在一些国外线上购物平台,含有CBD药物的终端零售价可达100美元/ g。国海证券研报认为,随着国内外合法化进程的不断加速,CBD在医用及消费领域将得到更为广泛的应用。

  但基于CBD医用仍未在全球多数地区放开,因此吉瓦制药的经营情况并不好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8财年,吉瓦制药净利润为亏损约7200万美元。但是,这并不影响公司的股价表现,2013年7月吉瓦制药登录纳斯达克时股价约为9美元,而目前其股价超180美元。

  “全面放开可能挺困难,但局部放开是有可能的。”对于工业的解禁前景,上述企业高管认为,工业有可能率先在云南放开,“这也会改变云南一直以来以烟草为支柱产业的状况,成为云南的重要经济支柱”。

  

全球领先的工业企业Tilray与德国最大的药剂批发商之一NOWADAeG合作生产药剂

  但要看到的是,该类药物目前仍较少。一个可能的全球趋势是,因为CBD的医用前景,以及近些年不少国家对其在医用领域的逐渐解禁,部分领先企业非常重视有关CBD的专利注册等工作,意图在工业更普遍被使用后,抢占行业先机。其中,吉瓦制药已注册较多专利。

  纳斯达克上市企业吉瓦制药也已有药物获FDA批准。含有CBD的有livity Foods公司生产的能量棒、Hemp Health公司生产的花生黄油等。原因之一在于其提取物二酚(以下简称CBD)于医用领域的价值。Tilray官网及美国线上购物平台显示,CBD是最普及的素,而且!

  日前,记者采访了来自上海、四川、宁夏等地从事药物学、肿瘤、神经等领域的多位医生。记者听到的声音都差不多,“没听说过”“是不是还在研究阶段”“我们临床从没用过”。

  再说酒水饮料,含有CBD的产品在国外更常见,酒业巨头美国星座集团去年就斥资1.41亿英镑,收购了加拿大医用生产商9.9%的股份,从而具备生产“含类饮料”的可能;可口可乐,则着手与Aurora合作,以研发含有CBD的饮料。此外,护肤品在欧美国家已流行数十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